追蹤
好消息就在這裡!
關於部落格
打 開15台,好消息跟著來!
GOOD TV的期待是:透過媒體的傳播,關懷社會中的個人與家庭。
我們的使命是:帶給人們信心、希望、與真正的愛。
  • 2077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『我給你的,你們怎麼用』(2)

一千四百萬的愛滋遺孤 首先,我的太太患了癌症。有一天她臥在長椅上看新聞雜誌,雜誌提到非洲有一千四百萬兒童因為愛滋病而成為孤兒。這令我太太大為震驚,她將雜誌扔在地上,說:「我必須承認我連一個孤兒也不認識。我也必須承認我實在無想法想像這一千四百萬人成為孤兒,只因一種疾病──愛滋病。」她說,那天上帝對她說話:「你可以讓這痛苦藏在心中,感受它,回應它;或是將你的心關閉起來度這餘生,不理會它。」 我太太決定敞開心門去感受所有愛滋病人的痛苦。她開始研究,發現女性 患上愛滋病的比男性多,發現兒童患上愛滋病的比同性戀者更多,發現愛滋成為傳染病,不單在非洲,也在亞洲。她對我說,她相信上帝在呼召她替愛滋病患發聲。我告訴她:「甜心,這實在好。我會支持你的異象;正如我當初開拓教會時,你支持我的,如今我也支持你的異象。但是你要明白:這不是我的呼召,我是被呼召去 訓練傳道人的。」但當我的太太愈談愈多關於「愛滋」,這事就愈發抓緊我的心。在家庭中最有能力的談話是在睡覺前的枕邊語。丈夫或許是全家人的頭,但妻子卻是那把頭轉動的頸項。上帝開始透過妻子對我說話。你們當中的牧師,要聽聽你太太的話, 她看起來不像上帝,但她卻為祂說話。 名利雙收後的管家之道 第二樁轉變我生命的事情是我的著作《標竿人生》(The Purpose Driven Life) 的成功。沒有人可以想像這書可以在三年間成為全球的暢銷書。它現在已經被授權翻譯成五十六種語言的版本,而英語版本已成為美國史上最暢銷的硬皮精裝書。當這書成為全球暢銷書,我的生活裡有兩件事情開始改變:首先這書帶給我巨額的金錢;第二,它也給我帶來名氣,令我備受矚目。我不知怎麼辦。坦白說,這嚇壞了 我、令我戰兢。我不相信上帝給你金錢和名氣是為了你那自我中心的自尊自負(ego)。特別若你是牧師,我更肯定:上帝不會為了你的私心而給你金錢和名氣。此書的著書目的和錢財不是為了我自己;所以我開始祈禱:如何做錢財的管家(Stewardship of Affluence)和有影響力的管家(Stewardship of Influence)──上帝放到我手中的,我要怎樣使用;對於我的錢財,我的名氣,我應怎麼辦。做為一名牧師,我當然開始查考聖經,問問上帝我應怎麼辦。上帝引領我看到聖經裡的兩個篇章,一處在新約,論及如何處理財富,另一處在舊約,論及如何處理名氣。 第一段聖經在哥林多前書第九章,在那裡保羅向傳道人講話,說那些教導福音的應靠福音養生,換言之支薪給你的牧師,或是你因事工(Ministries)而得工資,並無不妥。然而保羅說:我不會領受這權益,因為我希望能免費服事這福音,以致我不致成為任何人的差役。 當我讀到這篇章,我說:「這就是我想做的。」因此我和太太就著如何運用《標竿人生》所賺來的錢財,作了五個決定,因為它帶來了數千萬美元的財富。 首先,我們完全不會改變我們的生活模式,我們不會在自己身上花那些金錢。我仍然住在那所住了十四年的房子,仍然駕駛那輛六年車齡的福特房車。我沒有遊輪,沒有私人飛機,沒有第二間房子,甚至穿鞋時也不穿襪子,一切從簡,那我就可以省掉用來購買領帶的數百元。 第二件我做的事是:四年前開始我不再從教會支領薪水。第三件事,我和 我太太所做的是將過去廿五年來教會付給我們的薪水加起來,然後退回給教會。我這樣做是因為我知道上帝將我放在照射燈下,我不希望讓人以為我所做的是為了金錢。我知道每一位傳道人如果能夠,都希望這樣做。我知道傳播媒體常將神的工人描述成「為錢工作」,這純屬虛構。我曾訓練全球一百六十多個國家逾四十萬名的傳道人,從不曾遇上一個是為錢而工作的。但我仍要向傳媒說清楚:也是為每位我所認識的牧師代言。剛好在一周後,美國一份全國性的雜誌來訪問我,那記者的第一個問題就是「你的薪水有多少?」我知道她一定心裡想:「這是另一個在教會賺了很多錢的知名美國牧師。」我想:「這機會實在太好了!」所以我對她說:「我在我的教會免費服事了二十五年」──看著她的臉色,實在令我內心大呼值得。她大為震驚─只要能看她臉紅起來,我實在願意付上雙倍的代價。 我們做的第四件事是我們成立了三個慈善基金。一個叫做憐憫行動(Acts of Mercy),由我太太主持。我們希望能為全球因愛滋病毒而受苦的人提供以百萬元計的援助。第二個基金叫做領袖發展(Developing Leaders),為我和我的團隊支付到全球各地演講─像今天到澳門般─所需要的交通費用。我們去任何國家都不是為了拿取,而是為了付出。第三個基金是全球和平基金(The Global P.E.A.C.E. Fund),稍後我會跟大家說明。 我們最後做的一件事是我和太太成為「倒過來」的十一奉獻者。卅一年前我和太太結婚時,我們已做十一奉獻。我們做了一個決定:我們也許會欠其他人的債,但絕不能欠上帝的債,我們必須先奉獻給上帝,所以第一個百分之十總是上帝的。婚後接近一年,我們提升至百分之十一。到婚後第二年,就提升至百分之十二。到婚後第三年,就提升至百分之十三。我們沒有告知任何人,也沒有亂說,我們 就是靜悄悄的做。有些年我們會提升不止百分之一。我太太和我結婚卅一年,現在我們奉獻百分之九十,靠百分之十來生活。我為何如此行?每次我付出,就打破了物質主義加在我生命中的捆綁。每次我付出,我的心胸就變得更大。每次我付出,我變得更像耶穌。若你仍未曉得成為慷慨的人,你不可能更像耶穌基督。聖經裡關於付出的應許比任何其他題目更多。上帝想和我們一起玩玩,我們給他,他也給我們,看看誰會贏。我與上帝玩了卅一年,我年年都輸。你不可能付出得比上帝更多。 所以我要問問自己:「上帝在我手上放了甚麼?」朋友,坦白說,關於金錢的部分是比較容易處理的,捐出去就是了。更難的部分是如何處理影響力─作個影響力 (Influence)的管家,而不單單是財富(Affluence)。我開始讀經尋找答案,上帝就引領我看到詩篇七十二篇,所羅門祈求更多影響力的一篇禱文。若你第一次讀這篇禱文,你會覺得它似乎很自我中心。所羅門說:主啊,我要你使我有名。他祈禱說:求你使我的名聲傳遍各國。他說:我要你賜福給我,給我更多權力─看來非常自私,直到你明白他的動機─詩 篇這樣說:上帝啊,我希望你這樣做,好讓王可以幫助孤兒寡婦。我希望你賜福我,好使我可以協助貧窮人和照顧患病者。我希望你賜福給我,好使我可以替受壓的說話,替寄居的辯護。我希望你賜福予我,好使我可以賜福予其他人。這不是為我的益處,而是為其他貧窮的和有需要之人的益處。當我讀到這段經文,上帝告訴 我,影響力的目的是為了替那沒有影響力的人講話。上帝不會為了你的驕傲而給你影響力,他給你職位頭銜,不是為了你的自我中心。影響力的目的是為了替那沒有影響力的人來說話。 我要懺悔。我要對上帝說:「我實在對不起,我不曾照顧過孤兒寡婦,我沒有真正幫助過貧窮人和患病者,我忙於建立教會。」這不是說我過去所做的是壞事。我們訓練牧者,又四出尋找人歸向耶穌基督;我們所做的很好;在過去十年,我們教會有二萬人受洗。上帝說:「你做的都很好,可是你沒有關心那些我所關心的人。」我說:「上帝啊,我會盡我餘生,藉你所給我的─無論是財富還是影響力─來幫助那些人微言輕的。」這是我人生的第二個轉捩點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